丰南新闻 首页> 体育> 正文

7名“网约工”起诉私厨平台 称双方为雇佣关系

2019-12-02 09:32:16
  

  原标题:“网约工”劳动争议首案:7私厨起诉“好厨师”App 要求确认劳动关系

原告在法庭上展示工作服。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新京报快讯(记者刘洋)租车、私厨、保洁……“互联网+”催生了很多以App为平台的服务业务,通过App和客户建立联系进行的劳动服务算不算和App建立了劳动关系成了普遍问题。

  今天上午,“网约工”劳动争议第一案在朝阳法院开庭,7名厨师坐在原告席,起诉要求法院确认他们和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此前,他们通过该公司的“好厨师”App和客户建立联系提供厨师服务。庭上,被告否认和他们是劳务关系,认为他们只是商务合作关系,App平台只是提供渠道,双方共赢。

  7名私厨认为和App是雇用关系

  因邓先生、孙先生等7名厨师和该公司的劳动争议案件相同,七案合并开庭。7名厨师曾通过“好厨师”App网约客户、上门掌勺挣钱,此次起诉要求法院确认自己和“好厨师”App存在劳动关系,要求支付双倍工资、休息加班费等酬劳。

  以孙先生为例,他说,2014年4月15日入职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每月工资5000元,岗位为厨师,每天工作时间为10时至18时。他与公司未签订劳动合同,公司未为他缴纳社会保险,未支付加班费,也未安排休年假,并于2015年10月28日违法解除了与他的劳动关系。后他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劳动关系,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加班费等共5.2万余元,并要求该公司为他补缴社会保险。

  仲裁期间,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辩称双方签订商务合作协议,孙先生通过“好厨师”App平台,根据客户需求提供服务,是否接单及工作时间孙先生均自行掌握,其不坐全班,亦不接受公司管理,通过接单获得奖励,双方并非劳动关系。

  后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以孙先生与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驳回了孙先生的全部仲裁请求。因不服仲裁裁决,孙先生诉至法院。

  被告称双方系商务合作共赢

  庭审中,被告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认可这7人是公司员工。被告人拿出当时和他们签订的合同为证据答辩称,以孙先生为例,7人均是和平台建立合作关系,合同中约定,彼此承认双方法律关系是商务合作,借助App平台和客户提供临时性劳务合作,不存在隶属行政关系,不存在直接、间接劳动关系。平台提供客户资源,收取渠道费用,双方实现共赢。而平台为厨师们调配客户的行为是合作,没有约定不服从的后果,对劳动成果监督。

  被告称,合同约定甲方(原告)分别于合作期间定期支付劳动合作费、奖励金等费用,双方构成在法律上不满足实事劳务关系要件,是商务合作关系,对方的诉求于情不合、于法不具。

  对于孙先生在庭上展示的工服、宣传单等证据,被告则称厨师并没有对公司有宣传的义务和工作,“工服是上门服务时,得让客户看到是我们推荐的厨师,以便于证明真实性。但是不是证明劳动关系的,我们不对厨师进行管理。”

  证人称曾经“朝九晚六”

  庭上,一名该App曾经的网约厨师白先生作为原告证人出席庭审。他说,“好厨师”的私厨只要有身份证和健康证就可以做这份工作,并不需要厨师证。在公司起步阶段,他们都是每天10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在公司等着派活,而这个“公司”就设在通州区一个居民楼的居室内,那时候的App只是客户评价、约人使用,他们并没有抢单。

  白先生说,自己当时在公司属于兼职性质,没有底薪,约好了上门做菜的工资都发给他,而原告7人是全职工,底薪有四五千,上门做一次菜拿提成,每周公司给结算。对此证言,被告则不予认可,“没有坐班,我们不对厨师管理。”

  庭上,被告还演示了“好厨师”App如何“抢单”。但对于这份证据,7名原告均表示,他们上班期间用的并非这款App,而是派单版的。

  该案将择日宣判。

责任编辑:康云凯

丰南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丰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