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南新闻 首页> 情感> 正文

史蒂芬

2019-12-03 07:49:06
  

  本文作者为耶鲁大学教授、前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原文载于MarketWatch博客,华尔街见闻编译。

  操纵股市已经成了各国政府的标准动作。如今,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国政府的救市政策上。

  但中国的救市绝非个例。西方主要国家都在做完全一样的事情,只不过呈现形式不同而已。

  就拿量化宽松(QE)来说,日本在2000年初率先实行,美国2008年也推出该政策,然后日本2013年又梅开二度。在所有的措施中,QE是最为激进的操纵资产价格的手段。它直接通过央行[微博]购买长期主权国债来压低远端利率,从而令股市更具吸引力。

  在操纵市场的同时,QE是否完成了其刺激经济的目标是值得商榷的。眼下,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依然不同寻常的疲弱,但这并没能阻止各国政府继续尝试。

  对于外界的批评,央行总是辩解,如果没有QE形势可能会更糟。但如今,经过操纵的资产价格已对金融稳定造成新的风险,终将接受市场的审判。

  中国救市对于市场的操纵同样很大胆。在经历了12个月暴涨145%之后,沪深300指数暴跌31%,中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激进手段救市。

  中国的救市措施是全方位的,包括向政府背景的证金公司提供4800亿美元救市资金,21家券商筹集190亿美元救市,央行承诺为股市提供充足流动性等等。当然,还有批准50%以上的股票停牌。

  和西方通过央行注入流动性曲线拉抬股市所不同的是,中国版救市的目标更加直奔主题。QE是一种很被动的手段,旨在提振崩溃后的市场和经济。而中国的政策更加主动,试图去接住“下落的飞刀”。

  中国和西方的市场操纵还存在以下几个显著区别。第一,中国政府似乎并不太担心实体经济的系统性风险。这是可以理解的。消费在GDP中的比重仅36%,约为美国的一半,中国股市的财富效应要小得多。而且中国股市是在短时间内暴涨起来。沪深300指数过去12个月的涨幅,有90%是2014年11月之后的七个月中完成的。所以,投机者还没有时间将财富沉淀下来,也没来得及对生活方式改善产生持久的预期。

  第二,西方国家危机后的改革通常只是战术层面,是对既有市场的修修补补。而中国恰恰相反,股市对中国具有更大的战略价值。提振股市对中国资本市场改革,乃至经济结构再平衡战略至关重要。中国此前的发展主要依赖于银行对经济的间接融资,为了让企业获得更加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发展和维持稳定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对于中国来说就特别重要。如果股市泡沫破灭,那么中国此前的许多努力可能会付诸东流。

  第三,由于基准利率仍比零高出不少,中国央行的处境实际上要好于其他央行。中国央行可以掌控好货币政策,免于陷入永无止境的流动性深渊。和西方不同的是,中国针对股市的定向行动可以防止流动性危机向其他资产市场溢出,将金融风险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由于两市仍有不少公司还在停牌,我们很难判断现在是否跌势已尽。尽管政府组织了大量的火力来缓和市场波动,但过剩的高杠杆投机需求仍令人不安。事实上,在截至6月底的12个月中,两市的融资融券余额占流通股总市值的份额增加了近两倍。

  尽管沪深300指数已较7月8日地点反弹了14%,但昨天8.5%的暴跌意味着之前的反弹可能只是暂时的。随着股票的逐步复牌,去杠杆压力可能拖累大盘进一步下跌。

  更广泛地来看,和日本、美国和欧洲如出一辙,迫使中国操纵市场的诱因只有一个:特大资产泡沫破灭的危险。一次又一次,监管者和政策制定者对于市场的过激表现熟视无睹。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劳动者的收入压力永恒存在,莺歌燕舞的资产市场总是弥漫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投机性泡沫正是这种诱惑的表现。随着泡沫的破灭——几乎总会如此——虚假繁荣露出原形,通过市场操纵进行防守就变得既紧迫又合乎逻辑。

  这种操纵恰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我们越是依赖市场,就越不信任它。不用说,这与基于市场有效性假说的“看不见的手”背道而驰。我们总是声称,客观市场能够保证资产得到最有效的配置。但我们真正想要的,却是让市场按照我们的意志来运行。

 


更多精彩:
东莞市利研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皮包公司收款后拒不发货也不退款还玩“失联” www.moxingzhijia.top/thread-2853-1-1.html

丰南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丰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