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南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伯南克的袜子和格林斯潘的钟

2019/7/12 3:53:22
  
美股行情中心 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你从哪里买的袜子?太不协调了。”

  “在GAP服装连锁店买的,10元4双。”

  想象这样一段对话,场景不是两个女生(还是大妈)的朋友圈或者下午茶时光,而是在美国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发生在总统和他的经济顾问之间,那么效果如何?然而这不是想象,这是小布什总统和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之前的一段真实对话,出现在后者最新自传《行动的勇气》上。

  真实情景其实更具喜感。当时伯南克正对布什滔滔不绝陈述经济大势之际,布什突然走过来掀开伯南克的裤脚,看到后者深色西装下的棕黄色袜子,不用说,这一搭配确实不太协调,才有了上述对话。或许是因为小布什的个人商业背景,比较讲究穿着礼仪,他当时还特别对伯南克强了一下,这是白宫,有着装标准。当然掀开 裤腿这一行为也符合布什的幽默风格,伯南克也认为布什喜欢保持一种轻松的会议氛围,正式会议也会说几句俏皮话或开个善意的玩笑。对此,伯南克则继续做陈述,他的自我解释说这是源自自己的学者惯性。

  为什么强调袜子这一细节?笔者和伯南克估计都不是对袜子有多少偏好,但是我觉得这个生动的细节出现伯南克自传中非常具有隐喻意义。首先,这暗示了伯南克在华盛顿经历中一直在潜意识中保留了自己的学者身份认同。对于袜子的重视在今天怎么说都不过 分,甚至不穿袜子也成为一种时尚,在打领带不太流行之后,袜子对于现代男性的意义很多时候具有象征意味和个性特点。按照《穿袜宝典》的书中观点,“穿袜子 很容易犯用袜子展示自己内心叛逆与不落俗套性格的禁忌”。无论流行如何变化,从着装礼仪看,正式场合更应该内敛稳妥为上,即穿西装时应选择深色袜子,即使 在不太正式的场合冒险选择淡色袜子,也应该与西装色系搭配。

  事实上,聪明如伯南克,并非不明白一身正装可以表明工作态度,即“你认真对 待这份工作”这一职场道理。政学两届的不同着装规则,其实在伯南克第一次从大学进入美联储时候已经有过体会。他曾经感叹,学者生活与决策者生活的另外一个 区别在于着装规定。他当教授时,经常穿着牛仔裤上班,穿西装对于他大概已经是一种妥协了,袜子选择上有意无意的随性,其实是一种学者身份的小小怀旧与对政 治体系的小小反抗。

  除此之外,关于袜子这种情节出现在一个前中央银行家的传记中其实很难想象,这或许也是中央银行家的“祛魅时代”。不仅印钞者们走下神坛,还原为常人,而且过去货币政策暗箱操作神秘兮兮的做法也告过时。这种对比和转换,其实伯南克接替格林斯潘也可以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

  “袜子事件”发生在2005年,伯南克还没有担任美联储主席,他的职位是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担任这一职务的时间不到一年,因为他次年很快就接任 格林斯潘退休带来而美联储主席空缺。国内熟悉他这段经历的朋友并不多,然而在当时美国,不少人已经将伯南克在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任职看做是对于美联储主席的某种过渡或者准备。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甚至把这段任职经历戏谑为“史上最长的面试”。其实伯南克当时自己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去接替格林斯潘,当时还开 玩笑说概率只有百分之五。

  然而,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伯南克在2006年接替了格林斯潘。此前两人曾经共事过,伯南克在美联储担任理事, 而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两人关系还算融洽。他评价格林斯潘待人亲切,非常热切地希望与别人讨论经济问题,格林斯潘有时会邀请伯南克去私人餐厅吃午饭。 两人一对一交流的机会不算很多,但有一次交流却值得一谈:某次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召开20分钟之前,伯南克为了某件事走进格林斯潘的办公室,当时格 林斯潘正在吃燕麦粥,两人开始讨论,结果因为太投入而忘了看钟表,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结果迟到了五分钟,这对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这样的会议而言非常 少见,也算是违反规定。

  伯南克曾经做过一个比喻,格林斯潘的美联储就像一个受其指挥的乐队,但是美联储并非如局外人设想的那样完全处在他个人操纵之下,格林斯潘实现其政策企图更多是依赖个人威望和美联储听从主席意见的传统。至于伯南克本人,他自认只是作为这个乐队中资历较浅的一员,在格 林斯潘行将卸任之际才开始发挥更大作用。

  作为美联储的掌舵人,两人有什么区别?伯南克反复表示对格林斯潘的敬意之余,也强调两人在本质 层次也存在很多共识,即维持美联储独立以及无党派色彩,比如都认为货币政策是一种强大的工具;乐于采取有力的行动认为,也承认低且稳定的通胀率在很大程度 上是有利的;都认为货币政策制定者不能可靠、准确地识别出资产价格泡沫,也无法保证通过提高利率刺破泡沫就万无一失。

  两人最大不同或许在于对于货币政策透明度的分歧。在伯南克看来,格林斯潘认为他学术气太浓,,同时对中央银行实际业务的复杂性认识不足,“他的看法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道 理。在参加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召开的会议时,以及在多次演讲中,我都反复强调了需要政策透明度,这在他看来是难以接受的。”

  格林斯潘的做法,其实在印钞者的历史上有其传统。在二十世纪初期,中央银行代表是英格兰银行,长期担任其总裁的蒙塔古·克莱塔·诺曼曾经被称为“无形帝国的君主”, 正是他把“绝不解释、绝不辩护”作为印钞者行事法则——这一准则倒是和英国王室的准则很类似,估计是山寨了后者。即使二战之后几十年间,中央银行的神秘面 纱也没有褪去,而格林斯潘式含混不清模棱两可的表达流行一时,“如果你觉得听懂了我说的话,那你一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是其经典代表。

  对于这样的神秘做派,伯南克不认同很久了。当他作为学者时,他和学者米什金合作的论文中即指出,如果央行能 够同公众和市场进行清楚的沟通,那么货币政策就能够产生更好的效果,他甚至做了一个比喻,将看似高深的货币政策比作热狗之类日常产品,中央银行保持神秘感 主张则与热狗厂家谢绝参观工厂原因相似:公众一旦目睹了“产品”的生产过程,“产品”就丧失了神秘感,吸引力就会受到削弱。

  伯南克认为 保持决策过程神秘感在过去总是被强调有好处,但也存在负面问题,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好处体现在对于中央银行可以维持权威,容易显得印钞者们无所不知, 可以保持政策灵活性;与此同时神秘也造成了各类问题,例如公众的困惑,不利于引导市场预期,也容易滋生阴谋论。

  这种观念差异,如果在过 去只是伯南克的一些呼吁,等到伯南克成为中央银行行长,一切付诸行动之际,二人差别就更为明显。伯南克上任之后,一改格林斯潘任期内对媒体金口难开的习 惯,不仅在任期内外多次对外沟通,甚至上了两次《60分钟》的电视节目,逐步走出印钞者高不可测神秘兮兮的姿态。伯南克名言之一就是今天的货币政 策,96%靠嘴(与市场沟通)。事实上,这并不夸张,即使敞开怀抱,印钞者的话尚且被各种误读误会,保持神秘更是不利于引导市场预期。

  站在大时代背景下,提高透明度不仅是伯南克的个人偏好,其实透明度是也是外界的要求与压力。例如在美国有各类”审计美联储“的政治呼吁,这其实是公众对于 透明度的需求。伯南克认为神秘性不仅降低货币政策有效应,而且与时代格格不入,“在当今这个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日益注重透明度和问责制的世界上,我觉得美 联储政策制定过程中的神秘色彩已经过时了”。

  随着时代更迭,中央银行家需要不断更新技能,沟通本来就是其未来一个部分,格林斯潘时代含混不清的措辞今天已经不再流行,甚至有研究支持中央银行应该更善于“讲故事”。这意味着未来的中央银行决策背景应该更多元,甚至有一天,中央银行行长不一定需要是经济学家。

  如果以钟摆作为隐喻,时机对于格林斯潘很重要。不考虑在金融危机之后大概处于他声望的最低点,他的人生大致精准把握了自己的时间表。他年轻时追随哲学家 安·兰德,在新自由主义一统天下的背景下担任美联储主席,经历过多次泡沫而屹立不倒,他年届八十退休也是因为任期到顶,其在任时可谓美国经济沙皇,地位如 日。曾经有人这样问一位美国总统候选人,他会让格林斯潘端坐在椅子上,继续戴上墨镜、摆放在办公室,指望没人没有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劲。金融危机之后,格林 斯潘遭遇声誉危机,不过他此时分外活跃,还陆续出版了两本自传。

  有趣的是,当伯南克接替格林斯潘之际,伯南克请教格林斯潘,有什么建议要给未来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回答却是与时间有关,“他板着脸,不动声色,但眼神闪烁,告诉我在与正式来访的客人吃饭时,最好坐在能看到钟表的地方, 这样你就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打住了”。不知道这是否是为了呼应他们两人因为忘了时间而迟到的往事,无论如何,格林斯潘和伯南克,虽然也会忘记时间,但是时间 或者说历史,最终会记住他们。

  (徐瑾,作者为青年经济学者,近期出版《有时》、《印钞者》,微信公号econ-homo)

责任编辑:帅可聪


更多精彩:
代理童装 http://m.959.cn/tongzhuang/

丰南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丰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